您现在的位置:lovebet官网 > 互联网 > 潜望|韬蕴温晓东:独家还原与贾跃亭从朋友到反目全过程

潜望|韬蕴温晓东:独家还原与贾跃亭从朋友到反目全过程

来源:lovebet官网 发布时间:2019-03-08 12:57

划重点

1,1月17日,东加勒比最高法院将贾跃亭持有的FF 33%股份从临时冻结转换为有效冻结,这也意味着可以选择适当时机进行拍卖。这仅仅是韬蕴的一次试水。温晓东称,韬蕴内部启动了对贾跃亭及乐视系的50亿元债务的全面追偿。

2,在接手易到后,韬蕴发现易到的真实债务情况并非如合同约定的23亿元。真实的情况是,易到的负债接近45亿元,如果加上韬蕴向贾跃亭支付的用于司机提现的6.92亿元,负债总额超过50亿元。

3,两人2017年9月在香港沟通回购事宜时,贾跃亭表示“可以通过出售易到的方式还款,但需要与韬蕴签署代持协议”。而温的判断是,一旦签署代持协议,贾跃亭便再次具有出售所持易到股份的权利,而最终的回款是否归还对韬蕴的借款不得而知。于是,两人不欢而散,自此再未有过直接沟通。

腾讯新闻《潜望》 李思谊

3月5日,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出现在法庭原告席与被告席上的双方,是韬蕴资本与贾跃亭的乐视系。不过事情并不像大多数人想象的那样。现实情况是,乐视系让韬蕴资本坐上了被告席。

根据韬蕴资本创始合伙人兼CEO温晓东介绍,纠纷缘起于2017年韬蕴接受易到半年后受让的一笔5000万元的债权,乐视试图以此抵消掉当初韬蕴购买易到时易到所欠的6.92亿元债务。

背后的真正原因是,这笔5000万元的债权,导致BVI最高法院与美国加州法院查封了贾跃亭所持FF的股权以及他在美国的豪宅,以至于融资受困。

近5个月来矛头直指贾跃亭的温晓东,可以追溯到与乐视系5年前开始的合作。从帮衬扶持到公开叫板的转折点,是2018年10月份贾跃亭创立的美国电动车公司FF(Faraday Future)与其投资人恒大集团关系破裂,最终和平分手。

温晓东在社交媒体上曾表示,FF很难再有新的机会,希望通过诉讼可以追回损失。与激烈言辞相伴,温晓东开始采取行动。

自2018年11月以来,通过东加勒比最高法院、美国加州法院,韬蕴对FF的运营主体——从英属维尔京群岛到加州——申请层层冻结。加州法院于12月13日下发临时限制令冻结了贾跃亭持有的FF 33%股份,同时对贾跃亭位于加州的四处房产发布临时保护令。

最新的进展是,2019年1月17日,东加勒比最高法院将临时冻结转换为有效冻结,这也意味着可以选择适当时机进行拍卖。这仅仅是韬蕴的一次试水。温晓东称,韬蕴内部启动了对贾跃亭及乐视系的50亿元债务的全面追偿。

近日,腾讯《潜望》见到了这位一贯低调却因乐视而声名鹊起的投资人韬蕴资本创始合伙人兼CEO温晓东。他向腾讯《潜望》还原了他与贾跃亭之间的结识、接手易到的原因、接手后发现的问题以及与贾跃亭沟通过程中的林林总总。

为何与贾跃亭有合作?

韬蕴与易到的首次合作始于2014年8月,当时乐视网(300104.SZ)公布了一笔45亿元的3年期定向增发。根据定增方案,韬蕴资本旗下兰巨投资以34.76亿元/股认购乐视网4315万股,认购金额为15亿元。

“他(贾跃亭)喜欢做的事情就是事情本身。”多年的金融从业经历,让温晓东看到太多的企业家通过上市公司提升业绩,高位套现转身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在温晓东的眼中,显然贾跃亭与他们不同。

2014年时,贾跃亭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游走于中国香港、东南亚与美国等地,而远离贾跃亭的乐视由于业务扩张需要大量资金供给。之所以参与乐视网的此次定增而未受其他因素影响,温晓东认为,乐视网是当时国内唯一一家上市的视频网站,且当时的增发价格相对合理。

但后期由于增发预案的获批遥遥无期,加之融资环境与公司具体业务等相比此前均发生变化,最终此次定增终止。温晓东对腾讯《潜望》表示,如果此次定增成功,当时所持有的股份仅次于贾跃亭位居第二大股东,也会在董事会拥有席位,必然对管理层提出意见与要求,不至于此后“乐视悲剧”的发生。

购买乐视大厦的借款,开启了双方真正意义上的首次合作。根据温晓东介绍,乐视控股在购买总部乐视大厦时,从韬蕴借款约2亿元,但这笔借款并未如约偿还。

为何接手易到?

回国后的贾跃亭,曾迎来无数高光时刻,包括乐视网摸顶1500亿元市值巅峰、建立乐视七大生态体系等。急速的扩张是相比之前对资金更急切的渴求。到2016年年底,贾跃亭也用“一半海水、一半火焰”描述乐视当时的状态。

在此期间,韬蕴参与了乐视汽车、乐视手机、乐视影业与乐视体育等多个生态的投资。温晓东称,至2016年年底时对于乐视的借款超出16亿元。当然,由于乐视当时资金链问题,这部分借款迟迟未归还。

融创2017年初的150亿元大输血,也未能解救资金危机中的乐视。温晓东称,“2017年6月据贾跃亭所述,其挪用了某上市公司的资金以及易到的提现问题,是乐视的生死劫。”随后,韬蕴向乐视提供了总额约8亿元的两笔借款。

当时,双方达成的方案是,乐视将所持易到股份进行交易,后期乐视筹足资金后从韬蕴手中再对易到进行回购。此次交易中,承接对价为30亿元,其中抵债6.92亿元。附带条件包括:易到整体负债不超过23亿元。

但随着招商银行于2017年6月26日向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申请财产保全,对贾跃亭夫妇名下12.37亿元进行查封扣押。随后,加之闻风而来的金融机构又对乐视资产进行轮候冻结,“出售一事胎死腹中”。

易到的负债到底是多少?

在接手易到后,韬蕴发现易到的真实债务情况并非如合同约定的23亿元。温晓东向腾讯《潜望》分析称,如果以23亿元的负债额计算,韬蕴向贾跃亭支付6.92亿元后,易到的负债大约为17亿元。但真实的情况是,易到的负债接近45亿元,如果加上韬蕴向贾跃亭支付的用于司机提现的6.92亿元,负债总额超过50亿元。

50亿元负债总额的构成包括以下几个部分:(1)2016年推出的“充100返100”促销活动,用户总计充现60亿元,但易到并未拿出60亿元进行返还,120亿元仅是体现在用户账户中的数字。以20%的佣金抽取排除24亿元的佣金计算,这笔充返的净亏损为36亿元。(2)采购乐视会员卡、乐视TV,送电视送手机等乐视系关联交易业务,供应商欠款,共计大约9亿元。(3)韬蕴支付的用于司机提现的6.92亿元。

温晓东称,两人2017年9月在香港沟通回购事宜时,贾跃亭表示“可以通过出售易到的方式还款,但需要与韬蕴签署代持协议”。而温的判断是,一旦签署代持协议,贾跃亭便再次具有出售所持易到股份的权利,而最终的回款是否归还对韬蕴的借款不得而知。于是,两人不欢而散,自此再未有过直接沟通。

易到国内公司的工商信息变更,乐视自此持“不配合”态度。根据温晓东介绍,VIE架构下,仅仅完成境外公司的工商信息变更,并不实际享有易到的股权。为了能够配合乐视进行股权变更,韬蕴答应再向乐视借款2亿元。虽然最终变更结束后并未提供借款,但韬蕴将乐视通过易到所借的14亿元资金转换给债权方20%的易到股权。

如何评价贾跃亭?

提起贾跃亭,温晓东连续用两个“自私”来形容。“一切其实很简单,就是自私!就是自私!”他说,贾跃亭总是完全站在自己的利益考虑问题,没有别人。“欠供应商的钱、欠员工的钱”温晓东称,作为投资人的孙宏斌与许家印,都是在贾跃亭两次生死存亡的关键时间抛出援手,但最终皆上演“农夫与蛇”的故事。

此次,韬蕴以上海懒财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名义起诉,被申请人为乐视体育、乐视控股及贾跃亭个人,涉及标的1100万元金额。资料显示,懒财于2017年将此部分债权受让于韬蕴。

由于FF的股权架构是个人-BVI-美国,韬蕴于11月27日首先向英属维尔京群岛(BVI)的东加勒比海最高法院提交立案请求,12月5日当面聆讯后作出裁定:申请在BVI执行北京仲裁委作出的1100万美元仲裁裁决;申请对贾跃亭通过代持人持有的FF Peak与FF Top两级BVI实体的紧急禁制令。

一周后,韬蕴在美国加州法院对贾跃亭提起执行与冻结程序。12月13日,加州法院下发临时限制令,冻结FF中贾跃亭持有的33%股权,并对贾跃亭加州的四处房产发布临时保护令(TRO)。2019年1月17日,临时冻结转换为有效冻结。

温晓东告诉腾讯《潜望》,韬蕴首先选择了一个标的较小的案子“试水”,接下来韬蕴将对贾跃亭及乐视的50亿元债务进行“全面追偿”。

“以前我们比较豪爽,否则不会给老贾(贾跃亭)借钱都不要抵押物;到现在如果全面追偿,韬蕴前期要花费近1亿元打这场官司,”温晓东告诉腾讯《潜望》,“我必须再三掂量”。

面对韬蕴及易到目前面临的资金危机,温晓东称,先活下来,再等待合适时机。

lovebet官网排行榜